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要闻

上海援疆医生周翔:难忘一位柯族患者的微笑

2016年11月30日 10:02:19 稿源: 人民网  

  日月如梭,白马过隙。一年半的援疆工作已接近尾声,作为一名医生,我们为发展南疆的医疗卫生事业尽了自己的微薄之力。援疆是难得的人生经历,我们得到了锻炼,收获了少数民族群众对我们的信任和好评,也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今年春季的一例手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今年3月11日,上海对口援助的喀什地区第二人民医院门诊收住了一名来自阿克陶县的患者。这位患者已经67岁,柯尔克孜族,名叫米尔扎艾买提·克力木。他1年前开始出现左侧耳鸣、听力下降等症状,最近1个月明显加重,同时出现行走不稳症状。当地医院做头颅CT检查发现左侧桥小脑角占位。因其肿瘤位于桥小脑角,邻近脑干、小脑及重要的神经血管,手术难度较大。当他得知喀什二院来了上海华山医院的援疆专家后,和家属抱着一线希望过来就诊。二院门诊对他进行了头颅磁共振检查,发现患者左侧桥小脑角最大径约3.5cm的肿瘤,内听道扩大,诊断为听神经瘤伴有囊变。

  患者入院后,进行了相关的术前检查和准备工作。询问患者家族史得知,患者曾有亲戚数年前在当地因为做脑肿瘤手术而死亡,所以一直不敢手术。听神经瘤手术是神经外科的大手术,毕竟会有手术风险,甚至生命危险。我们住院医师和患者及家属交代了手术风险后,患者还是怕手术风险。住院第二天,患者自己就偷偷离开医院,跑回家了。患者家属劝说没有效果,只好办理自动出院。

  为了治疗父亲的疾病,患者儿子又来找到我:“周主任,我父亲手术风险究竟多大啊,手术死亡几率大吗?”我告诉他:“该手术确实有较大的手术风险,甚至死亡。但术后死亡、昏迷的发生率总体不高,颅神经功能障碍的发生率较高。术后左侧面瘫、左侧听力丧失很正常。如果不手术治疗,肿瘤会越长越大,以后手术难度会增加,风险也会增加。”患者儿子听后又回去做父亲的思想工作,把患者又劝了回来。

  3月28日,患者再次入院。我来到患者床边,对他说:“您放心吧,我们会尽力帮您做好手术的。”我详细询问患者病情并查体,仔细阅读影像学资料后,组织神经外科医护团队进行了术前讨论,详细分析病情,针对患者情况制定了周密的围手术期治疗方案。

  4月1日,患者来到了手术室。麻醉医生亢忠杰进行了动脉插管,深静脉插管,气管插管麻醉。麻醉完毕交给我们手术医生了。首先开始摆体位,听神经患者一般采用侧卧位。但是这里手术室对特殊体位的摆放没有太多的经验。没有约束带来固定体位,怎么办?手术室护士长王保华拿来了宽胶布。虽然没有约束带好用,但利用宽胶布,终于可以摆好体位了。然后开始上头架了,一般听神经瘤手术都上头架,利于固定头颅和牵开脑组织。但手术室的头架十分陈旧,不能很好的固定。新申请的头架还尚未买来。只好放弃使用头架了,因为固定不好反而不如不用。我也有过以前没有头架开展听神经瘤手术的经历。在特殊的情况下,只能因地制宜了。

  手术开始了,采用经枕下乙状窦后入路。周临军副主任和潘红波主治医生一起参加手术。消毒铺巾,切开头皮,磨枕骨。一步步顺利地进行着。麻醉医生亢忠杰又有新的工作需要做了。我告诉亢忠杰:“现在先将肌松药停掉,为了方便一会儿我们使用面神经监测,因为肌松药会影响监测的结果。” 亢忠杰说到:“好的,以前没有这样的经验,以后就可以更好地配合了。”手术继续进行着,推上显微镜,剪开硬膜,释放脑脊液。没有蛇皮牵开器,但通过释放脑脊液,肿瘤已经得到了很好地暴露,从而实现了无脑压板牵拉技术,减少了脑组织的损伤。“镊子…双极电凝…弹簧剪刀…取瘤钳…”我与洗手护士常晓丽流畅地配合着,显微镜下将肿瘤一块块切除了下来。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经历数小时,肿瘤顺利全部切除。术中面神经监测仪准确地定位面神经,面神经保护完好。三叉神经、听神经、后组颅神经都保护完好。小脑、脑干等也都保护完好。我向周临军副主任和潘红波主治医师讲解邻近神经结构解剖,这是一个难得的学习解剖的机会。经历数小时的紧张手术,顺利关颅,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已经到了下午,大家都没有吃午饭,但大家一点没有饥饿的感觉。这是一次团队合作的胜利。

  麻醉苏醒,患者马上恢复了意识,术后常规复查头颅CT,显示术区很干净,没有出血。晚上我可以安心地睡觉了。术后几天检查患者仅有轻度面瘫,左耳听力仍然保留,没有了耳鸣的症状。听神经瘤患者能保留听力的不是很多,这也算是一个很大的成功。患者没有其他神经功能的损害,四肢活动完全正常。术后患者也没有发热感染并发症。术后十天患者顺利地出院,开开心心走着离开了病房。

  几天后,患者儿子和儿媳又来到了病房。原来他们为了表示感谢,特地送来了两面锦旗,一面给我们科室的医护人员,另一面给我。看到患者家属真挚地感谢、开心的笑容,我们所有医护人员都感到莫大的欣慰。这例听神经瘤患者的成功手术,体现了喀什二院神经外科显微手术的水平,再次填补了喀什二院的技术空白,标志着二院神经外科诊疗水平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周翔)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赵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