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札记

德州援疆教师刘玉军:新疆妈妈

2015年11月30日 15:13:20 稿源: 中国山东网  

    本周二,我代表学校参加了西山农牧场电视台主持的道德讲堂。

    闪光灯里,主持人饱含深情的宣读着:“四十年谱写民族团结之歌。她是这里土生土长的西山农牧场人,在农场学校教书育人三十多年,她不仅桃李满天下,而且还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维吾尔族女儿,她——就是杨淑兰……”

    “杨淑兰?不是古尔邦节请我们到家做客的杨老师吗?!对就是她!”我心中一阵激动。

    9月24日开始是少数民族的古尔邦节。25日中午,回族退休老教师杨老师考虑到我们不能回家与亲人团聚,特意把我们请到家中过古尔邦节。杨老师家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加上媳妇女婿孩子本来就很热闹了,又来了我们六个人以及阿訇和社区领导,一屋子人,有坐着的有站着的,还有跑进卧室的。个个欢天喜地,格外热闹。吃着手抓肉,喝着米粉汤,我们听着杨老师对教育的那种留恋,对学生们那种母爱,让人见识到一位终生从事教育的老人那种爱的胸怀。

    临出门的时候,杨老师说:“你们常来啊,这里就是你们的家。”

    “妈妈!”一名四十多岁的维吾尔族妇女热切的喊声中断了我的思绪。只见两位“身材魁梧”的人抱在了一起,一位泪花汹涌地冲出眼眶,一位泪水糊满了手掌。我的视线也被泪水模糊了,继而大厅里响起热烈的掌声,没有人组织这个场面,大家的心都湿湿的。

    这位维吾尔族女儿金发碧眼,胖嘟嘟的脸上挂着幸福的泪花,她告诉我们,这段母女情缘要追述到30年前,那时候杨妈妈在托儿所,见到了这个叫吐尔逊的维吾尔族小姑娘,当时小姑娘饿得直哭,她母亲身体不好,没有奶喂她,杨妈妈看着这个与她女儿一般大的可怜的孩子,就用自己的奶水喂她,吐尔逊与杨妈妈的女儿一起长大。她也是杨妈妈的另一个女儿。

    “不管是遇到想不通的事,还是生活上有困难,她都愿意找我倾诉,我耐心的劝导孩子,看着她一天天长大成人,孩子结婚后,还经常来看望我,能有这样一个维吾尔族‘女儿’我感到非常幸福。”老人慈祥地笑着说。

    接着主持人动情地说:“杨妈妈在学校和托儿所工作了几十年,帮助了很多像吐尔逊一样的孩子,现在他们都已经年近40、50,有的在疆外工作生活,只要他们回到新疆,回到西山农场,他们都要来看望杨妈妈。”

    “杨妈妈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主持人又讲了一个动人的故事。2012年,邻居家租住了一些民工,个别人生活习惯不好,不仅乱扔垃圾还随地大小便,不关水龙头,随地倒脏水。这些坏习惯不仅危害自身,更是影响社区的环境卫生。老人看到了,一遍遍说不能这样,一遍遍讲道理讲卫生常识,民工们一笑了之,从不当回事。有一次,有两个民工病倒了,杨妈妈知道后,主动给他们端水送药。在异乡漂泊的民工,看到与自己母亲一样年纪的老人,这个他们不予理睬甚至有些烦的老人,竟然这样细心照料着素不相识的他们,感动得湿了眼眶。人心都是肉长的,从此,他们成了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临走时,还恋恋不舍地拉着老人的手说:“我们在外打工这么多年,人家都嫌弃我们。可在这,我们遇到您这一家好人,遇到了我们的亲人!”泪水静静地从他们脸上滑落下来。

    感动弥漫了整个道德讲堂。现年71岁的老人,她的伟大之处在于时时处处替别人着想,做着普通的事,感动着无数的人,也感动着我这个异乡人。我情不自禁给老人一个拥抱,我抱住了一个家。

    会后,记者采访,我喉咙里堵塞着一团哽咽,我说,我的新疆妈妈,平凡的人,伟大的心!

    (作者:刘玉军 系德州经济技术开发赵虎镇赵宅中学援疆教师,现在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西山农牧场子校任教。)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刘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