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风采

一所“麻雀学校”与一位“呵呵老师”

2014年12月01日 18:25:37 稿源: 新华网新疆频道  赵春晖 宿传义

吐拉甫·亚森老师在课余时间和学生们一起踢毽子。

援疆网讯 (记者赵春晖 宿传义 )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吐拉甫·亚森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学老师,就更无法免俗了。不过,在抱得美人归之后,他往讲台上一站就是半辈子,把最好的年华都留给了偏远乡村的孩子们。吐拉甫·亚森从教36年,事迹颇多,这里只取轶事略记一二。

“美人计”钓来“金龟婿”

吐拉甫·亚森个子超过1.85米,乍一接触,给人压力不小,但他整天笑眯眯,见人说话必先“呵呵”两声,露出一个豁牙黑洞,平添了几分亲和力。

1978年,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吐拉甫·亚森主动要求到新疆拜城县最艰苦的村庄任教。铁提尔村小学是典型的“麻雀学校”,5个老师教70个孩子。工作单调,生活枯燥,不到一年,他就心生悔意。

那会儿,中专生可是高学历。为留住人才,女校长艾米拉汗使出了“美人计”,当然,美人不是她,而是她那堪称“村花”的女儿。

不久,校长变成了岳母,吐拉甫·亚森也在铁提尔村扎下根。

多年以后,每当有人问起此事,吐拉甫·亚森总是涨红着脸否认,说自己留下来主要还是离不开村里的孩子们。而退休后的艾米拉汗则承认,在这件事上,她确有私心:吐拉甫·亚森是公派教师,村里唯一的国家干部;她一个校长,当时也不过是个民办教师。不使“美人计”,哪来的“金龟婿”.

“追我女儿的小伙子一大串,但除了他,我谁都看不上。”艾米拉汗至今仍为自己当年的英明决策自豪不已。“他人好、踏实、肯干,但我女儿也不错啊,当年村里就数她最漂亮喽。”这位前校长兼岳母扶了扶眼镜,脸上蓄满笑意。

36年迟到8分钟

吐拉甫·亚森在工作之外话不多,即便开腔,也多短句,简单、明了,几乎没有废话。时间一长,连妻子吐热汗·苏莱曼也变得惜字如金。

小女儿3岁时,一天夜里发高烧,夫妻俩一夜没睡,守护在旁。好容易熬到天亮,可以去乡卫生院看病了。借来驴车后,吐拉甫·亚森却拔腿要去学校,被妻子一把拽住。

她一指毛驴车:“你赶(车),我坐;今天请假,不上课。”

丈夫急了,挥手挣脱:“打针,要两个人送?我不上课,学生谁管……”

争吵的结果是妻子妥协了。她抱着女儿,赶着驴车,气呼呼地走了。

当吐拉甫·亚森急匆匆赶到教室,上课的钟声刚响过8分钟。这是他从教36年以来,唯一的一次迟到。

这件事一直是吐拉甫的一块心病。

今年秋季开学前,58岁的吐拉甫·亚森把家搬到了9公里外的克孜尔乡卫生院附近,周末才骑摩托车回家。他说,人老了,离医院近,看病方便。

“呵呵”声中有幸福

别看吐拉甫·亚森脾气好,却能镇得住学生,再顽劣、不爱听讲的孩子,在他的课上,都像变了个人。这手绝活,让老师和家长佩服不已,吐拉甫·亚森管这叫“激励教学法”.今年9月,他被评为全国模范教师,据说就与此有关。

吐拉甫·亚森极重视仪表,上讲台不是穿中山装,就是西服,30多年,始终如此。他穿中山装时,常把四支钢笔插在上兜。这也难怪,作为班主任,他不仅要教语文、数学,还教音乐、美术,思想品德……备课、批改作业、写工作日志,哪样不费笔?在这只有90个孩子的学校里,现有的7个教职员工,大多是“全科”老师--什么课都得教。

在铁提尔村,每个村民都认识他,吐拉甫·亚森也叫得上村里每个人的名字。每天上下班的路上,他都有打不完的招呼。村里成年男子见到他,无不驻足,右手抚胸,欠身施礼,他也停下来,笑呵呵地回礼。这样的面子,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县长、乡长来了,也不过如此。吐拉甫·亚森坦言,这感觉,让他很知足。(完)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张雅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