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风采

一位石油博士的成长经历

2014年11月30日 17:16:11 稿源: 新疆日报  朱必义

艾合买提江·阿不都热合曼在位于瑞士日内瓦联合国(欧洲支部)总部前留影。

受父亲影响努力学习

什么叫“碳酸盐岩”?何为“裂缝建模”?怎么理解“复杂油藏描述”?7月上旬,在新疆驻北京办事处招待所一间小客房里,记者听艾合买提江·阿不都热合曼博士谈他所从事的工作,不时得请他就一个个专业术语做出尽可能通俗易懂的“名词解释”。

艾合买提江很耐心,他不仅谈他工作的意义,必要时还在记者的采访本上用英文写下一个个与他的学习和工作密切相关的人名和公司名称。是啊,区别于文学、历史、地理等普通人耳熟能详的专业,艾合买提江从大学生到博士生,所学专业基本上没脱离石油地质,寻常人哪能理解得了!

艾合买提江·阿不都热合曼博士现在中石化勘探开发研究院ADDAX海外研究院工作,高级工程师。他之所以能有今天的业绩,与慈母严父的家庭教育有很重要的关系。家里六个孩子,他是最小的,而哥哥姐姐都是大学生;他的父亲毕业于华中水利水电学院,先后担任过塔里木大学副校长和兵团一师副政委。他用几个词形容了自己的父亲:学识博学、心胸宽广、与人为善。

艾合买提江小学是在塔里木河畔的阿拉尔市念的。在高一的第二学期,由于贪玩儿,学习方面也有些松懈。父亲及时提醒他不要虚度年华,做一个对自己的将来负责的人,他才幡然醒悟,意识到自己该懂点事了。1999年他考上了中国石油大学,学校位于黄河入海口的东营,从济南到东营,火车车窗两侧先是农村和城镇,然后就出现大片大片的芦苇。艾合买提江心里嘀咕:石油大学就办在这种地方啊?

爱上专业连攀学业高峰

刚迈进大学校园的艾合买提江曾经以为大学阶段的学习比中学要轻松,结果入学第一天,他来到学校图书馆,阅览室里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座无虚席,每个学生都在专心看书,做笔记。艾合买提江又一次受了刺激,意识到自己要想在这样的氛围里颖脱而出,必须投入更多的精力才行。为了节省时间用于学业,每天中午12点钟下课,绝大多数同学匆匆赶往学生食堂就餐,他却抓紧时间再学一会儿英语。原因是那么多同学同时跑去吃饭,餐厅里必然排起长长的队伍,与其站在队伍里浪费时间,不如见缝插针多学点英语。等到大家都吃上饭再到食堂,打饭菜的窗口通常也就无需排队了。

艾合买提江所在的勘探系(后来改成资源与信息学院)有一个可供专心学习的好地方,那间自习室因为背阴,很多同学不喜欢待在那里,自习室的最后一排有一个固定座位,晚自习结束可以把书留在抽屉里,谁也不会和他争。

读大二那年,艾合买提江决定继续读研。尽管他本科所学专业很吃香,每年学生还没毕业,国内各石油单位就争着来抢,他还是坚持自己应该在投身社会实践之前再增加一些知识储备。带着这样的信念,他接连攀登上硕士、博士这两座学业高峰。

正因为他选择的专业,从本科到研究生,再到博士生,艾合买提江从未脱离过野外调查。读大三的时候,参与了学校老师带领的一次石油地质调查。老师带着他和其他几位同学来到乌什县至柯坪县的西克尔一带对奥陶系碳酸盐岩开展实地调查,每天风餐露宿,一待就是半个月,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资料。从那以后一直到博士生毕业,艾合买提江先后参与的野外调查有十多次。

“夏天戈壁滩地表温度非常高,从早到晚在那样的地方跑,胶鞋没几天就烂了。冬天高海拔山区道路积雪很深,我们就在越野车的轮胎上绑铁链,时速只能跑到10公里。” 除了塔里木盆地周边,那几年他还到过柴达木盆地、藏南地区、喀喇昆仑山等艰苦地区,甚至还去过海拔6000多米的界山达坂。

“从事石油地质调查的人,最忌讳用‘大概’这类含含糊糊的词。有些重大石油勘探成果,恰恰是从别人已经反复做过工作,但由于种种原因止步不前的基础上,通过更加严谨、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和科学精神获得重大突破的。”艾合买提江谈起他的专业神采奕奕:“4000米以下的地层有没有石油,肉眼不可能看到,我们只能通过获取岩心进行采样分析,并结合测井和地震的相关资料综合分析,最终才能得出相对可靠的结论。”

说到这里,艾合买提江提到了他的一位“专业上不得了”的德国老师,Kurt Bucher。在这位德国老师的书房里,从读大学用过的课堂笔记,到每次外出地质考察带回来的沙土和岩石标本,分门别类摆放得整整齐齐。德国老师的写字台上除了一台电脑,其他杂物一概无迹可寻。“比爱干净的女孩子还整洁。”正是这样一位老师,随时都在关注全球最前沿的科技发展,同时也在享受新知识带来的快乐。

艾合买提江还谈到,全世界半数以上石油蕴藏在碳酸盐岩构造里。就石油勘探而言,如果能把碳酸盐岩储层研究透,就能满足“大块吃肉(发现大油田)”的愿望,而不是“从牙缝里找肉吃。”艾合买提江目前所从事的研究,正是为了解决我国石油勘探“大块吃肉”的难题。

“一口高产油井的产量,抵得上一个小规模油田。”艾合买提江说。

潜心研究做好本职工作

完成博士学业后,艾合买提江来到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工作。在这里他参与了一个个重大科研项目,其中包括“叙利亚T油田裂缝储层描述及高产区预测研究”、“ Tishrine West油田开发计划(FDP)的编写及翻译”、 “Taq Taq油田裂缝-孔隙性碳酸盐岩定量表征与开发政策优化研究”、“裂缝-孔隙型碳酸盐岩稠油油藏开发关键技术”、“ 海外复杂油气藏定量表征技术系列集成”等课题。现阶段,他主要承担“裂缝建模”方面的研究。“借助岩心、测井及地震技术获取参数,然后建立相应模型,弄清楚几千米以下岩体裂缝的分布形态,有助于更加准确地了解地下石油蕴藏的真实状况。”艾合买提江尽可能用通俗的语言为我们解释“裂缝建模”的原理。

博士阶段艾合买提江在德国留学,期间还去过瑞士、意大利、法国、荷兰等一些欧洲国家,在各地旅游时也会将一些与自己专业相关的现象拍摄下来,有一些在自己的工作当中还能派上用场。 谈到宝石和一些有名的矿物,他说“在瑞士阿尔卑斯山脉的变质岩野外露头当中,石榴石随地可见。”他的话让我们想到了盛产各种宝石的阿勒泰。

“我关注的微信几乎全都跟石油相关。”艾合买提江谈到所在单位建立“国际一流研究院”的目标,也谈到通过学习国外的先进技术及理念如何以更加省时、省力、省钱的办法拓展海外项目;言语中显示出他对自己所从事工作的专注及热爱。我们还了解到,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有技术人员600多人,艾合买提江迄今是唯一的维吾尔族。

“新疆的孩子,只要有好一点的‘土壤’,自己也肯努力,同样也会很优秀。”艾合买提江还说:同样生活在北京,有的人整天想的是怎样才能移民发达国家;有的人想的是如何更快地发财、当官;而我,只想静下心来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

新疆日报记者 朱必义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张雅梅